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拉拉的幸福生活][全本] 作者:成都一只狗
[拉拉的幸福生活][全本] 作者:成都一只狗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视频-亚洲AV电影-av天堂网-欧美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4342
 


 序言
 
  在我初中的时候,最让我高兴的一件事儿就是家里多了一台电脑。当时还没 有液晶的显示器,我记得父亲开着一个人去了电脑城,然后给我带回来了一台 「联想」的台式电脑。这台电脑,也就是父母给我的春节礼物。要知道,在当时 那个时候,家里有一台电脑真的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儿。
 
  我是一个90后,第一次接触到电脑这个东西还是在我上四年级的时候。也 不知道算是幸福还是不幸福,我们四年级的时候才开始有电脑课。电脑,对于当 时的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极其陌生的玩意。就好比爷爷那一辈人接触黑白电视, 父母那一辈人接触彩色电视。以前,我们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而当这 个东西存在以后,我们就开始依赖上这样东西。就好比父母喜欢看电视,我们的 唯一娱乐就是上网。
 
  初中的我,根本不会很好的使用电脑。那个时候,腾讯的QQ也没有像现在 这样流行。我记得当时应该是2005年左右,反恐精英这个游戏算是最火的了。 
  其次,就是伟大的百度搜索。而当时的我,除了CS就是喜欢在百度上搜索 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我尚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个很特殊的癖好。用现在非常专业的 语言来说,就是恋足癖。这个爱好,我现在会将其假设为天生的。我可以清楚的 记得,在我小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低着头走路,因为这样可以欣赏到很多很 多漂亮的女生的漂亮的玉足。不过,那个时候我的思想还算是比较单纯,心里的 想法也只是停留在「看」这个阶段。最多升级,也不过是摸一摸就好。
 
  我能清楚的记得,当家里有了电脑以后,我无聊的时候喜欢去百度搜索图片。 
  当时,我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喜欢收集各种明星的玉足。当然,我只恋女 人的足而已。记得当时,蔡依林,王心凌,赵雅芝,李嘉欣这些美女的玉足总是 会让我想入非非。但是,就算再邪恶,最多也就是想帮她们按摩,或者洗脚。 
  在一次无意中,我了解了恋足这个癖好。自此以后,我开始承认自己有恋足 这个癖好,是个名符其实的恋足爱好者。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开始以「恋足」为 主题的文章,图片,视频进入了我的世界。不过,当时接触的最多的还是明星玉 足,最多有的时候就是接触一下足模的照片。仅此而已,没有其他的了。
 
  又是一次不经意,我居然点开了一个关于SM的网站。一开始,我根本不知 道SM是什么意思。我还傻兮兮的去百度百科了一下。紧接着,我开始慢慢的走 进SM这个世界。当时,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恋足调教这个项目。我觉得,这个项 目简直就是为我们这些恋足爱好者量身定做的。其中,无论是舔鞋,舔脚还是其 他的什么项目,都是我所梦寐以求想要接触的。于是,我就这样开始做M了。当 时,我做M的原因就是因为恋足。而如今的我,已经慢慢的开始喜欢上SM所有 的项目。
 
  记得曾经有人问我,SM对于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我觉得,SM现在已 经成为了我生命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该如何去表达这一份情感呢?就好比抽 烟,喝酒,又或者是吸毒,赌博。我觉得,SM这个玩意儿也会让人上瘾的。举 个很简单的例子。在我第一次被调教完以后,我总是幻想着下一次调教。虽然我 知道,每一次调教的项目换来换去都是那么几样,不会给我新鲜感。但是,这份 熟悉的感觉同样被我需要。有的人把SM当做一种减压的方式,比如鞭打或者是 其他的玩法,他们从中获得快乐,然后整个人轻松了。但是,我知道SM是我的 一种爱好。就好比初中的时候喜欢上网,高中的时候喜欢篮球。当我无聊或者寂 寞的时候,我总是希望自己可以去做这件事情。但是,SM又不同于上网和篮球 这种被世人接受的爱好。SM就好比是一种地下恋情,永远不能光明正大。 
  废话不多说,转入这一次的主题。
 
  日记,这一次我想用日记的形式来记录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真实存在的, 发生在2009年到2010年期间。那段时间,我本来应该上高三,但是因为 种种原因,我退学回家。然后,紧接着离家出走。跟着,我很快被圈养了。在一 个陌生的城市,我被圈养了将近1年的时间。其中,发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 
  故事的女主角有2位。她们的名字我还是不方便透露,就用我自己起的名字 来代替。一个就称之为周洋,另外一个就称之为何蓉。用现在最为流行的话来说, 周洋和何蓉就是一对拉拉。周洋是一个很男人的女人,她的身高有166CM, 一头短发,从来不穿裙子和丝袜,看上去真的比很多男人还要男人。何蓉是周洋 的女朋友,身高170CM,飘逸的长发可以去做「飘柔」的代言人了,身材好 的可以去做模特儿了。无论什么样子的衣服,穿在何蓉的身上都有一种气质。 
  何蓉是双性恋,不过认识了周洋以后,何蓉就开始死心塌地的只爱周洋一个 人了。曾经有很多有钱的富二代想要包养何蓉,都是因为周洋,何蓉全部拒绝了。 
  当然,周洋也很爱何蓉。周洋虽然算不上有钱人,但是对何蓉也算是全心全 意了。
 
  所以,在我和她们一起的时候,她们之间的感情就一直很好,从来没有出现 过任何的矛盾。
 
              第一天网上偶遇
 
  2009年6月7日,星期天。
 
  在这一天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居然勾兑女S还可以靠QQ群。我还一直傻傻 的在论坛抱怨那些收费S。当然,所以的抱怨只是因为我个人还是学生,当时承 受不起收费S那个价钱,所以不敢去找收费S。在此,声明本人对收费女S绝对 没有任何看法,请各位不要误会。
 
  知道QQ群可以勾兑女S以后,我开始无限的加了很多很多的QQ群。当时, SM还没有现在发展的那么好。几个QQ群都因为我未成年所以禁止了我的加入。 
  后来,我的QQ里就只有1个QQ群。不过,这个QQ群还很给力,里面四 川的女S有5,6个,其中有3个是成都的。
 
  这3个成都的女S的网名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是,她们大概的资料我还是记 得很清楚。当时,这个群的公告很显眼的写着,「本群的所有女S均为友情女S, 一切收费女S请不要加入。」
 
  这句话,对于我们这些穷的M来说简直就是福利。只可惜,后来这个群因为 群主和管理闹出了分歧,所以大家不欢而散了。
 
  好了,其他的就先不说。首先,我还是先介绍一下这里面四川的这几个女S 吧!当时,我记得这群里和我关系比较好的女S有好几个,大多数都是东北的, 大连和济南的比较多,接着就是沈阳,哈尔滨。因为我的老家在那边,所以她们 还是把我当做半个老乡,也算是比较的关照我。回过头来,四川的几个S里面, 和我关系最好的是一个乐山的女S。这个女S长相不怎么样,是一个护士。年龄 好像是在30岁左右,接触SM的时间有差不多3年的时间。主要喜欢的是刑奴。 
  当时,她有个很忠诚的男M也在群里。因为乐山距离成都还是有距离,所以 我没有去挖墙脚,只是把她当做好姐姐那样的。还有一个年龄最大的S是阆中的, 她的女儿只比我小了2岁。阆中在四川省内算不上什么繁华的地方,所以她没有 固定的男M,平时喜欢和我们在群里聊天。虽然她是S,但是聊天的时候没有什 么架子,彼此的关系也不错。关于她,我了解的不是很多,所以也没有勾搭的意 思。
 
  剩下3个成都的,其中一个年龄也在30岁左右,这个女S很奇怪,平时总 是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收奴也只要30岁以上的。在群里,她其实很少发 言,知道她的人也不多。不过,听说她的M其实有很多,算是一个资格很老的女 S了。
 
  另外一个年龄也就在30岁左右,她不是成都本地人,只是因为工作原因来 到了成都。她很喜欢羞辱,我还和她一起吃过一次烧烤。她很喜欢聊天,不过因 为我的年龄问题,所以她始终不肯调教我。所以,我和她也一直只是保持着朋友 的关系。
 
  好了,最后一个成都的女S就是这篇文章的主角了。周洋,一个在校的大学 生。周洋不是成都本地人,是来自江浙一带的。刚认识周洋的时候,知道她是群 主的妹妹,所以在群里也算是有点儿声威的那种类型。不过,周洋平时很少在群 里发言,我是小窗勾搭的。
 
  我的勾搭方式其实很简单,首先要介绍自己的身高,体重,年龄。当女S对 你这些条件比较满意以后,那么接下来就是传一张自己的照片,或者和女S视频。 
  这个步骤,主要是女S审查长相,如果遇到一些喜欢帅气的女S,那么很多 男M一定会哭死过去。然后,这2个步骤如果都合格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要表明 自己的爱好。就比如说我,我比较喜欢的就是恋足,羞辱,口舌侍奉,坐脸之类 的。
 
  不接受的就是血腥和暴力的调教。总之,当我介绍到这里的时候,周洋对我 的一切条件还是很满意。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聊天,周洋主要就是介绍了一下她自己的情况。例如,她 现在读书所在的地点,然后她又告诉我她在外面租房子。和她一起住的是她的女 友何蓉。我当时有考虑会不会不方便,可是周洋却说没有关系,因为她的女友何 蓉知道她是S,而且也很欣然的接受了。
 
  其实,S和M真的是2种完完全全不一样的人物。首先,不可否认的是,S 永远是高高在上的,神圣不可侵犯的。而M永远都是卑微下贱的,任人蹂躏玩弄 的。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区别,所以M不敢告诉人家自己是M,因为这样人家会看 不起他。而S就不同,S可以很明确的表明自己的身份,因为没有人会看不起一 个S,只会去羡慕一个S。要知道,SM世界里,S给人的感觉就好比是所谓的 古代的皇帝,享受的可是各种各样的伺候,相信不会有人不去羡慕的。所以,当 周洋说何蓉知道自己的爱好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奇之处。
 
  接着,周洋又告诉我,她在成都最多还能待上1年的时间,所以她不想收一 些莫名其妙的奴。周洋说,她其实想收个比较忠诚,听话的M,然后在成都的这 一年时间,她也就不去收其他M了。当时,我很斩钉截铁的就说自己是忠诚的, 听话的。没想到周洋真的相信了,还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当时挺兴奋,但是后来 事实证明,其实我真的还算是比较忠诚的那种。因为,在周洋在成都的这一年里, 我几乎一直都陪在周洋的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周洋。而现在想起来,玩了那么 久的SM,还是和周洋,何蓉一起的时光,是我最为怀念的日子。
 
  那一晚,我一直和周洋聊天聊到很晚,因为第二天是6月8日,也就是高考 的第二天,所以我并不用去上课。我和周洋约定好了,那就是6月8日那天先彼 此见见面再做决定。如果我表现的好,那么周洋就答应,收我做她的私奴,不仅 仅伺候周洋,还要同时伺候何蓉。
 
  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很高兴。毕竟,玩了这么多年的SM,其 实我最渴望的还是有个长期的主人。而现在,这个机会就在我的面前。我告诉自 己,我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剩下来这一年我是有主,但是流浪,就在明天将 会有结果。
 
  差不多要到1点了,周洋下线睡觉了。当然,为了第二天有精神,所以我也 下线了。
 
  那一晚我想了很多,也幻想了被周洋调教。总之,我的心里其实一直期待着 和周洋见面。
 
              第二天初次见面
 
  2009年6月14日,星期天。
 
  我们这些上高二的学生,一个星期除了星期天,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学校里度 过的。为了让自己一个星期唯一休息的一天有意思,于是我决定今天去和周洋见 面。
 
  我是早上9点钟起来,起床第一件事儿就是洗澡。洗完澡以后,我换上衣服 就出门去找周洋了。这是我第一次和周洋见面,所以我的心里还是特别的激动。 
  周洋虽然和我在一个城市,但是周洋所居住的地方距离我家的距离差不多有 40多50公里。不过,赶车却很方便,从我家坐一趟公交车从起点站到终点站, 然后下车转乘另外一趟公交车到终点站就可以了。
 
  在车上的时候,我一直就在期待周洋的样子。说实话,我死一个不怎么看重 外表的人,但是这可是我第一次正式的现实调教。所以对于这个我人生中的第一 个女主人,心里面还是充满了无数的期待。
 
  昨晚,周洋有告诉我她是同性恋,而且她有女朋友。在我的印象里,其实这 样的女人随处可见,在我们学校就有很多。但是,一般在女同里扮演「老公」这 个角色的女人都是属于那种很男人的女人,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李宇春。这样 帅气的女人的确有的时候会比男人更加能俘虏女人的心。
 
  汽车在路上颠簸了将近2个多小时。我记得我是10点过出门,到周洋那边 已经是快到12点的时候了。
 
  这是一个对于我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应该已经是属于郊县了,以前只 是在电视上,或者是地图上听说过这个地方。但是,如果要说发展,这个地方也 是近几年在发展起来的。
 
  这里主要发展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新增了很多所大学,使得这里在短短的几 年时间内,居然迅速的变成了一个大学城。而周洋之所以在这边,就是因为周洋 也是这边某所大学的大学生。
 
  下车以后,我第一件事儿就是给周洋打了一个电话。因为恋爱的缘故,所以 周洋没有住在学校的寝室,而是和她的女友在外面一起租的房子。她的女友何蓉 今天一天都有课,所以家里只有周洋一个人。周洋也是趁着这个机会,所以把我 喊到她的家里去调教我。如果我的表现的好,那么才会有机会伺候周洋和她的女 友何蓉。
 
  找了个三轮车,给了3元钱,师傅就把我拉到周洋所给我的地址那里了。下 车以后,我又给周洋打了个电话,周洋说她下来接我。我很开心,因为我知道要 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和周洋见面了。
 
  第一眼看见周洋,周洋给我的感觉还是属于那种尤为清纯的大学生。短发, 牛仔裤,一件白色的短袖。她的身高不及我高,但是整个人还是很友好的,说着 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总体来说,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帅气的女人。
 
  周洋带着我去了她的住所,是一间不大的房子,里面所住的就只有她和何蓉 2个人。一张床,一个卫生间,然后一些简单的家具。房间里面比较乱,一些内 衣内裤都随处可见,门口的鞋子也很多,运动鞋,拖鞋,凉鞋都有。偶尔,我还 可以看见几双丝袜,我知道这些丝袜都是何蓉的。因为,周洋是一个不穿丝袜的 女人。
 
  进了房间,休息了一会儿,调教就正式开始了。
 
  周洋坐在床上,我跪在周洋的面前。首先,我还是很有礼貌的给周洋磕头请 安。一磕头我就后悔了,因为不知道究竟应该磕多少个头才好,磕少了我害怕周 洋不开心。于是,我就一直不停的磕头,只要周洋不让我停下来,我就坚决不停 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我差不多磕了有10多个头,周洋忽然将她的右脚踩在了我 的头上。我的额头贴在地上,因为被她踩着,所以我根本不能抬起头。心里想着, 接下来周洋会对我做些什么。一种忐忑的心理和一种期待的心理相结合的出现, 让我有一种迷恋的感觉。
 
  心情格外复杂,就这样无限幻想之际,周洋忽然将她的右脚抬了起来。我很 忐忑的慢慢地抬起头,然后胆怯的看着周洋。周洋给自己点了一根香烟,然后用 一种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眼神看着我。
 
  「把我的鞋给我脱了。」
 
  我能很清楚的了解到,这是一种命令的语气。话中带有一丝丝的轻蔑,也有 一丝丝的嘲笑。没错,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在周洋的眼里,我根本算不上是一 个男人,她只是把我当做她脚下的一只狗而已。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感觉真是我所需要的。
 
  我低下头,周洋今天穿的是一双帆布鞋。总体来说,周洋的穿着打扮很符合 一个高中生的打扮,不会化妆,不会性感,有的只是一种学生妹的感觉。所以, 在周洋调教我的时候,我会幻想成周洋是我的同学,那种羞辱更是我从来没有过 的兴奋。
 
  一开始,本来我很想用手来脱下周洋的帆布鞋。但是,当我的手接触到周洋 的帆布鞋的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了错误。不知道是在哪儿看见的,网上似乎曾 经说过,M的手是不可以接触到S的任何部位,包括给S脱鞋都必须要用嘴巴来 完成。
 
  我是一个有规矩的M,所以我不可以犯错。
 
  我双手去捧住周洋的一只脚,然后慢慢地,我的嘴巴靠近周洋的这只脚。我 很清楚的知道,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用嘴巴接触一个女人的鞋子或者是玉 足。那种感觉,正是我期待已久的,正是我所需要的。我知道我自己已经开始兴 奋了,因为我的下体有了反应。
 
  牙齿咬住周洋帆布鞋的鞋带,然后轻轻一用力,很轻松的就把周洋帆布鞋的 鞋带给解开了。然后,我用舌头轻轻的挑起鞋带,想要把鞋带弄的松活一些。紧 接着,我又用牙齿咬住了周洋鞋子的后跟,轻轻的一带,还是很轻松的就把周洋 的鞋子给脱了下来。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用嘴巴给人家脱鞋,但是整个过程还是很快的。毕竟,以 前我在电脑上看了那么多视频,这些技巧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都掌握的差不多了。 
  当然,就用这个技巧,我很快的就把周洋的一双帆布鞋给脱了下来。周洋的 玉足放在我的大腿上,我低着头看着周洋的玉足。
 
  我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周洋的玉足呢?小巧玲珑,白皙光滑,柔嫩细腻还 是其他的什么词语呢?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周洋的玉足,因为总体来说,周 洋的玉足根本就不属于那种让人看见会想入非非的类型。不过,当我那么近距离 的接触周洋的玉足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心跳也同时在加速。
 
  可能是因为打扮的过于男人,所以周洋已经忘记了女人的皮肤是需要保养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周洋的玉足谈不上白皙光滑,柔嫩细腻。37码的 玉足,皮肤和她身上的颜色一种,是健康色。脚趾甲修剪的很整齐,脚趾头也很 修长,不过除此外就没有其他的修饰。没有指甲油,脚踝上也没有装饰品。很自 然的美丽,才是真正的美丽。
 
  「你现在可以把衣服裤子都脱了。」
 
  如果不是因为周洋这句话,我都忘记了我还穿着衣服。刚才一进来就在听从 周洋的命令,周洋直到现在才让我脱衣服,不禁让我觉得很惊讶。
 
  我很迅速的将衣服,裤子,内裤,鞋子,袜子都给脱了下来,然后重新跪在 周洋的面前,等着周洋的命令。
 
  周洋没有说话,只是用她的那双玉足不停的抚弄着我的身体。一开始,周洋 的右脚只是玩玩我的乳头,然后紧接着,周洋的右脚和左脚同时踩在了我的阳具 上面。在电脑上,我知道足交会让男的很兴奋。但是,当周洋的玉足踩在我的阳 具上的时候,我不但没有兴奋,而且还有一丝丝的痛楚。我知道,周洋根本不是 在为我足交,而是在践踏我的阳具。我不敢反抗,双手背在身后,眼睛一直看着 周洋。周洋对我笑了笑,还是没有说一句话。一直过了好一会儿,周洋的玉足才 一点点的从我的阳具上离开,滑过我的乳头,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周洋的脚趾可以很轻松的碰到我的耳朵,我的耳根立马变红。周洋忽的抬起 右脚,一个耳光扇在我的脸上,虽然不是用手扇的,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疼痛 感。不过很奇怪,当周洋用脚扇我耳光的时候,我非但不会害怕,反而很喜欢, 巴不得周洋一直这样扇我耳光。
 
  周洋应该是看出了我的喜好,不停的用左右脚交替的扇我耳光,我的脸颊很 快就变得通红,但是心里却很兴奋。
 
  玩了一会儿,周洋有些累了,她躺在床上,然后命令我给她舔脚。
 
  终于等到我最中意的项目了。我低下头,伸出舌头舔着周洋的那双玉足。味 道还不错,因为穿帆布鞋没有穿袜子的缘故,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我能感觉到 周洋的脚上已经出汗了。但是,我不会觉得恶心,反而很喜欢这些汗水。我很贪 婪,不停的吮吸着周洋的每一个脚趾头。我很认真,就连脚指甲缝这样的地方我 也不会错过。我很卖命,伸出我的舌头舔舐着周洋的脚底和脚背。
 
  因为没有保养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我的舌头舔舐周洋脚底的 时候,我能感觉到一些地方的皮肤有些老化,而且起了茧。随之而来的心痛,我 吮吸着这些地方,然后用牙齿去轻轻的啃,希望能为周洋去掉这些不好的皮肤。 
  过了很久,我发现其实我一直在做无用功,因为这些死皮根本不是一时之间 就能清除干净的。
 
  第一次调教,我和周洋只玩了恋足项目。
 
  玩了差不多有2个多小时,然后周洋很开心的和我一起去吃了一顿饭。接着, 我就回家了。
 
  回家以后,我和周洋一直保持着短信,QQ的联系。总而言之,周洋对我还 是比较满意的,所以我觉得做周洋私奴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第三天奶茶店里
 
  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
 
  因为昨天晚上玩游戏太晚,所以昨晚回去一直没睡好。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 已经是将近7点半的时间了。以前的我,会因为害怕迟到而紧张。但是,现在的 我,对于迟到已经觉得没有什么了。说实话,就算起来的及时,7点半到校我也 不一定能够做到。所以,我根本一点儿也不慌张,起床以后洗脸刷牙,然后来到 楼下吃了一碗面,才慢悠悠的赶车去学校。
 
  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8点20了。8点20,意味着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一 半了。我走进学校大门,保安对我指指点点的。我根本懒得去理会保安,径直的 朝教学楼方向走去。今天是星期二,早上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数学,是我高中开 始最讨厌的一门学科,所以迟到我根本不害怕。因为,即便是准时到校,我也不 会去听数学老师讲课。与其将宝贵的时间浪费,我还真不如在校外多潇洒一段时 间。
 
  还没走到教室门口,我就很郁闷的被我们班主任给拦了下来。我想,她是有 意在楼梯口等我的,不过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居然让我们班主任等了我那么久。 
  班主任看见我,脸上立刻没有了笑容,冷冷的对我说道:「到我办公室来。」 
  班主任的办公室在这层楼的最角落,这里是专门的班主任办公室,里面只有 4个老师。我和刘琪走进办公室,办公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班主任坐在自己的 办公桌前,然后看了看时间对我说道:「8点半,迟到了1个小时,旷课一节。 
  真是的,太有出息了。」
 
  我耸了耸肩,对于这一切感到无所谓。刘琪让我正经一点儿,但是我根本没 心情去理会她,只是静静的说道:「我不是故意旷课的,是你不准我去上课。所 以,我不能算是旷课一节。」
 
  班主任听了我的话,立马来了火。不过,因为是老师的原因,所以班主任很 快的冷静下来,「你不要读书了,赶紧回家算了。」
 
  回家就意味着退学,我才不会傻到中我们班主任的计。虽然我很讨厌来学校 读书,但是我当时进校的时候交了很多钱,就算现在少读了一年,学校是不是应 该退我一部分钱呢?如果,学校把钱退给我,我肯定会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犹如 地狱的地方。
 
  写检讨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意思了,教育我早已经听得耳朵起茧了。我们班 主任现在对我根本没有办法,她停顿了很久,然后对我语重心长的说道:「其实, 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只可惜,你的聪明没有用到正道上,不去好好学习。 
  既然你不喜欢学习,倒不如早点儿出身社会,去社会工作。虽然说现在很多 工作都很看重文凭,但是也有很多工作是很看重技术和经验的。既然你那么不喜 欢读书,不如就去打工,早点儿接触社会。说不定这个样子,对你日后的帮助还 要大一些。」
 
  虽然我和班主任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但是当班主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 真的动了心。从高中开始,我就开始厌学。可能是因为青春期的原因,也有可能 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我是实实在在的很讨厌学校的生活,讨厌天天在学校里 做各种我不喜欢的事情。于是,我真的有想过是不是应该不读书早点儿去社会工 作。但是,我知道这样我的父母是不会同意的。所以,即便是心动,我也很快恢 复了理智,并没有因为刘琪的这番话而放弃读书。班主任看了看我,然后又对我 说道:「今天你反正已经迟到了,干脆就回家,明天再来上课吧!」
 
  这是班主任真实的想法,她不会因为这个来告诉学校我旷课。因为,我在班 上也只会影响其他学生,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回家。
 
  我很开心,立马转身离开了学校。
 
  离开了学校,我并没有回家,而是来到学校门口的一家奶茶店里坐着。父亲 平时早上10点钟就要回家,我必须要在外面玩到晚上放学的时间。因为回去早 了,父亲一定要起疑心。如果父亲起了疑心,那么我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释 的好。
 
  奶茶店里除了我和老板以外,还有一个女生。这个女生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 好学生,我想多半和我一样,因为平时在学校表现的不好,所以被老师从学校里 赶了出来。哎,我们真是同道中人啊!
 
  因为一个人在奶茶店里坐着特无聊,于是我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这个女 生开始聊天了。
 
  经过聊天,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女生叫做陌陌(笔名),她是我们学校附近 的一所职高的学生。刚才上学,因为迟到了几分钟所以和班主任吵了起来,一气 之下,陌陌同学就离开了学校。因为一个人无聊,所以陌陌就来奶茶店里坐着了。 
  我也告诉她,其实我也是因为迟到,所以我们班主任把我赶出来了。紧接着, 我真的是和她越聊越起劲儿,一说就说个没完没了。
 
  奶茶店的老板一个人在外面,而我和陌陌就坐在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 
  这里没有门,门口只有一个小窗帘,拉上窗帘,外面的人也看不见我和陌陌。 
  我找了个机会,将陌陌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陌陌还真的算是一个不错的 美女,虽然化妆很浓,但是看上去真的挺不错的。个子不太高,属于小乖小乖的 类型。
 
  我们90后的孩子都是属于那种特别开放的,根本就是属于那种什么话题都 可以聊的。不要说是性了,就连SM我们很多朋友在初中就知道了。
 
  忘记了是什么原因,我无意间居然也和陌陌说起了一些关于SM的话题。其 实,刚一说出口的时候我也很后悔,毕竟我根本不想让任何一个不是SM同好的 朋友知道我有SM或者是恋足这个爱好。但是,没有办法,既然已经在无意间说 了出来,只好和陌陌又继续SM这个话题。

   陌陌告诉我,其实她也了解SM,因为以前在网上的时候也看到过很多关于 SM的玩意。但是,陌陌根本没有更深入的去了解SM,因为她对这个根本没有 一丝丝的兴趣。
 
  我连喝了几口奶茶,心里特别的紧张。不过,后来想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好害 怕的,毕竟我和陌陌不过是陌生人,就算让陌陌知道我是M,对我根本也不会造 成任何的影响。
 
  差不多快到中午的时候了,奶茶店里的人越来越多了。陌陌问我肚子饿不饿, 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美女相邀,我当然是不好意思拒绝的了。当然,我们中午吃的也很简单,要 么就是面食,要么就是炒饭之类的。2个人,一顿中午差不多最多也不会超过2 0元钱的。
 
  中午学校门口吃饭的人很多,我和陌陌反正也不用去上课,所以就找了一个 距离学校比较远的地方吃饭。
 
  吃饭的时候,陌陌又有意无意的问了我很多关于SM的问题。我虽然觉得有 些尴尬,但是还是都一一做了回答。看得出来,如果陌陌要玩SM,也一定会是 一个S。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忽然出现了一种很邪恶的想法。那就是我居然想要 和陌陌玩一场SM。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被自己的邪恶所吓着了。不过,似乎对 于我们90后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紧接着,居然陌陌主动对我说道: 「反正我们下午都没有事儿,不如就去玩SM吧!」
 
  我的的确确是受到了惊吓,而且这个惊吓还不轻。不过,既然陌陌已经开口 了,我自然是不好拒绝。略微有点儿尴尬,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哦,好。」 
  陌陌注意到了我的表情,然后笑着对我说道:「我知道你没有玩过,不过不 要紧,因为我也没有玩过,只是因为好奇想要试一试。」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让陌陌知道,其实我接触SM已经有6年的 时间,而且已经有了固定的主人。我想陌陌一定会表现出来一个「擦汗」的表情, 然后很羡慕的看着眼前这个我。
 
  吃过午饭,陌陌居然带着我去了一家宾馆。这家宾馆陌陌一定是常客,因为 宾馆的老板都已经很熟悉陌陌了。陌陌很大方,很爽快的就给了房钱,然后牵着 我的手,拿着钥匙上了2楼。
 
  这里的房间环境那些还算不错,虽然比不得一些酒店,但是却很温馨,会有 一种回家的感觉。
 
  陌陌进了房间,根本不招呼我,很熟悉的将窗帘拉好,然后把空调打开。紧 接着,陌陌转身看着我说道:「先洗个澡吧!」
 
  我点了点头,这不是我第一次和女人出来开房了,所以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我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对陌陌说道:「你先洗吧!」
 
  陌陌听了我的话笑了笑,「你不会是第一次出来开房吧!要洗澡,当然是我 们一起洗啊!」
 
  这句话刚落,陌陌就走到我的面前,然后抢过我手上的烟,很自然的甩在地 上,然后对我说:「先洗澡,洗完澡我们玩够了,你再慢慢抽烟。」
 
  陌陌很主动的为我脱去了衣服,一看她的动作,我就知道她一定是经常来做 这些事儿。等着陌陌把我的衣服脱完了,她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然后我和她一 起进了卫生间里洗澡。
 
  洗完澡以后,我躺在了床上,陌陌骑在我的身上,然后问我,我们现在应该 怎么玩。我很有耐心的告诉陌陌,SM这个游戏里有2个角色,一个是S,另外 一个是M。而S所需要做的就是虐待,折磨和玩弄M。为了不表现出来自己是个 M,我问陌陌:「你想做S还是想做M?」
 
  其实,不论是做S还是做M,陌陌都是一个新手。所以,我知道这个游戏根 本不会有意思。
 
  没有出乎我所意料,和陌陌玩了很久,我始终都无法进入角色。因为,对于 SM来说,陌陌根本就是一窍不通。玩了不多久,陌陌也觉得无聊,于是不想玩 了。后来,陌陌自然也是想满足自己的欲望,于是她主动要求要和我做那种事情。 
  我是个男人,有女人主动送上门来我也不会反对。但是,因为陌陌太主动, 我会去担心陌陌下面的卫生,于是我拒绝了。当然,为了让陌陌不失望,我选择 了用我的嘴巴去满足陌陌的欲望。陌陌得到了满足,离开了宾馆。而我也收拾收 拾东西,回家去了。
 
  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和陌陌见面了。
 
              第三天再见周洋
 
  2009年6月21日,星期天。
 
  终于又到了周末,几乎每一次和周洋见面都是周末。当然,每一次都是我主 动的了。星期六放学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给周洋短信,告诉周洋我明天 没课。当然,如果周洋第二天比较空闲的话,那么就会让我去找她。如果周洋第 二天有事情要做的,她就会拒绝我来找她。
 
  和第一次去周洋那里一样,我独自赶车。不过,这一次到了那边以后开始记 路了,下车以后找个三轮,很快的速度就到了周洋的家里。
 
  何蓉好像是和朋友出去逛街了,所以家里还是只有周洋一个人。我来到周洋 家里的时候,周洋还没有起床,她穿着内裤就给我开门了。
 
  这一次,我要比上一次主动很多。一进门,关上门以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 儿就是把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衣服裤子脱下来,然后赤裸着身子,一丝不挂的跪 在了周洋的面前。周洋看见我这个样子,只给我说了一句话,「看不出来,小明 (周洋给我取的名字)你还是一个暴露狂。」
 
  我听见周洋的话,脸立刻就红了,然后低着头对周洋说道:「人家这一次只 是想主动一点儿,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的。」
 
  周洋笑了笑,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周洋现在根本 还没有睡醒,如果不是因为我来了,周洋一定还会再多睡一会儿的。不过,因为 我来了,周洋不想冷落我。所以从床上坐起来,打算开始和我玩了。不过,在我 们玩之前,周洋还是应该先去洗脸刷牙。
 
  既然我已经来了,伺候周洋洗脸刷牙这也应该是我必须所做的一件事儿了。 
  我迅速跑到厕所,因为已经很热了,所以根本不需要热水器,我用洗脸盆接 了一盆自来水,然后带着牙刷牙膏和洗脸帕就跑回了周洋的身边。
 
  我重新跪在地上,然后小心翼翼的为周洋在牙刷上挤上牙膏,然后递给周洋。 
  紧接着,我又端来一杯漱口水。周洋右手拿着牙刷,左手端着漱口杯,以很 快的速度就把牙给刷了。紧接着,我把洗脸帕给打湿,然后拧干,递给周洋擦脸。 
  洗漱完毕以后,周洋居然换上衣服,然后叫我穿上衣服出门。
 
  原来,周洋是一个喜欢运动的女人。我和周洋出门,周洋居然让我陪她去打 台球。台球室距离周洋住的地方还是挺有些距离的。这家台球室不大,因为还没 有到中午,台球室里也没有什么人。当然,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什么野外调 教,所以出来的时候,我和周洋就像是朋友一样。
 
  我记得我和周洋一起打了7局台球,那里环境和桌子不是很好,7局台球下 来还用不到20元钱。我抢在周洋的前面把帐给结了,然后和周洋一起买了一些 小吃就回家了。
 
  当然,我首先要说一说我们打台球的情况。我个人打台球是属于很垃圾的类 型,而周洋打台球比我要打的好了很多。我们玩的是斯洛克,打了7局,我一场 都没有赢。一开始我还能很好的控制,自己输的分数不会超过10分。到后来, 越来越没有手感,有一局我居然还输了30多分。
 
  回到住所,我和周洋一起吃了点儿东西。周洋是属于那种特别喜欢吃东西的 女孩子,所以吃饭的时候周洋特别可爱,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自顾自的吃着那 些各式各样的小吃。我不好意思去和周洋抢着吃。毕竟我是一个M,我就先等着 周洋吃完了,然后再吃周洋剩下的食物。本来我也不饿,吃一点点我就觉得足够 了。
 
  吃完了饭,周洋开始和我算账了。因为,我和周洋在打台球之前就已经说好 了,如果我输一分,那么换来的就是一个耳光。如果我赢一分,那么换来的就是 亲周洋的玉足一次。可是,我运气相当之不好,我和周洋打了7局台球,我居然 一分也没有赢,反正算来算去,我居然输了有50多分。为了凑个整数,加上周 洋的优待政策,最后周洋决定,扇我60个耳光就好了。
 
  耳光,这个对于我来说是个很陌生的东西。除了小时候父母会打我以外,我 上初中以来,就已经忘记了耳光是什么滋味儿了。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今天我 居然会跪在周洋的面前,很欣然的去接受周洋对我的60个耳光的「奖励」政策。 
  周洋的手长得很好看,指甲也很长。而且,周洋的手掌很大,扇起耳光来一 定很疼。我还没来得及去幻想耳光的滋味儿,耳光的滋味儿就很彻彻底底的发生 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左脸很快的就被周洋的右手扇了一个耳光。我还没听见「啪」 
  的声音,我就已经感觉到我的脸有一丝痛楚。不过,痛楚很快就过去了。我 本来想揉一揉自己的左脸,谁知我的手还没有拿上来,我的右脸又感觉到一丝的 痛楚。
 
  紧接着,痛楚就在左右脸来回的交替着,我能感觉到的就是周洋的一双手在 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然后我还能感觉到的是,我的脸颊的痛楚慢慢的变得剧烈, 然后火辣辣的烫。
 
  不过,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我一直数着耳光的次数,不敢数错,因为数错 了就意味着要重新来过。很快,我就数到了50。紧接着51,52,53,5 4,55。到55的时候,周洋忽然停了下来。周洋的右手和我的脸颊平行,距 离我的脸颊差不多有一尺的距离,然后她的手掌迅速的挥在我的脸上,这第56 个耳光差点儿把我的眼泪给扇出来。紧接着是第57个耳光,这个耳光周洋是用 左手扇的,所以力度自然不如右手,但是这个耳光还是很用力,扇的我都有点儿 晕头转向了。第58个耳光又是右手,手指略微的打到了耳朵上,我的耳根迅速 红了起来。看来,其实周洋也是一个很喜欢虐待人的女人。不过,虽然被周洋扇 了有60个耳光。但是,总体来说,总结出来就是一句话,「痛在脸上,疼在肉 上,甜在心里,兴奋的不得了。」
 
  60个耳光扇完以后,我得到了一段时间的休息。我洗了洗脸,希望能够给 脸部降温,然后我又重新跪在了周洋的面前。
 
  周洋对我说道:「其实,你的各方面条件还是不错。你今天都才18岁,奴 性能成这个样子,真的已经很不错的了。不过,如果你想要做我和蓉儿的私奴, 你还要继续的努力才行。现在,你还在学校读书,我根本不能圈养你,等着你毕 业以后,有时间了以后,我们再说关于圈养的问题吧!」
 
  我笑着看着周洋,然后卖乖的说道:「主子(我对周洋的称呼),如果小明 能够伺候您和公主(我对何蓉的称呼),真是三生有幸啊!」
 
  周洋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然后没有用力,「现在,蓉儿学习挺忙的。等这 个学期过了,下个学期,我就让你和蓉儿见面。到时候,如果你表现的不好,蓉 儿觉得你不合格,那么我也不会要你的。」
 
  我笑着点了点头。
 
  紧接着的一段时间,我又和上次一样,开始给周洋舔脚。不过,我这一次学 聪明了,在舔脚的时候我还要自己打飞机了。
 
  我裸体跪在周洋的面前,再一次面对周洋的玉足,已经没有第一次那种尤为 兴奋的激情。我低着头,伸出舌头舔到周洋的脚底。当我的舌头触碰到周洋脚底 的那一刻,我彻彻底底的被周洋的这一双玉足所征服了。对于一个恋足爱好者来 说,没有什么比舔脚还更容易让人兴奋的了。
 
  舌头刚触碰到周洋的脚底,原本还焉着的阳具顺便勃起,那种感觉是我从来 没有过的。就像是一个瘾君子忽然之间又一次吸毒,那种感觉真的是妙不可言。 
  周洋很喜欢用自己的那双脚去挑逗跪在她面前的我,经常喜欢将她整个右脚 脚底踩在我的脸上,又或者是用她右脚的脚趾头去玩弄我的乳头,鼻子,耳朵。 
  这是一种对于我来说根本无法抵抗的诱惑,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对女人的玉 足就没有的抵抗力。无论是谁,只要用她的玉足来勾引我,我都会束手就擒。可 是,那么多年来,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用玉足来玩弄我的人居然是一个 和我性取向一样的女人。
 
  从初中什么时候开始,我在无意间就学会了自慰打飞机。只可惜,我这么多 年来,我每一次自慰打飞机几乎都是幻想着自己被调教。这一次,我是第一次在 被女王调教的时候打飞机。右手在不断的前后揉搓着自己的阳具,阳具已经勃起 到一个我不敢想象的境界。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而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 觉,那全是因为周洋那双美丽的玉足所挑逗的结果。
 
  深喉,是一个更为刺激的玩意儿。虽然周洋的玉足有37码大,但是应该周 洋的身材很瘦,所以周洋的玉足其实一点儿也不肥。我尽我最大的可能,把我的 嘴巴张到最大,然后周洋将她的一只玉足与我的脸垂直。紧接着,周洋将她的5 个脚趾头依次塞进我的嘴里。我的嘴里已经完全被周洋的玉足所堵住,就连舌头 也没有半分空间活动。不过,这并不是周洋所希望的。周洋并不是希望我将她的 一只玉足含在嘴里,而是希望可以给我做一次深喉。于是乎,周洋忽然站了起来, 而我则躺在地上。周洋放在我的嘴里的玉足还没有拿出来,反而还不停的朝我的 喉咙那边前进。
 
  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周洋的大拇指已经接触到了我口腔的上壁,在我的上壁 上轻轻地划过,然后慢慢的划到我的喉咙。我的口水从喉咙里涌出来,但是只是 口水涌出来。我的口水慢慢的将周洋的脚趾头清洗,我的舌头似乎有了一丝活动 的空间。既然如此,我就用我的舌头给周洋洗脚吧!
 
  我的舌头开始在周洋的脚趾头之间打转,并且不停的在周洋脚趾头缝隙之间 游走。周洋慢慢的将她的玉足从我的嘴里拿出来,我舍不得含着,舌头还在不停 的舔着周洋的玉足。周洋自然是觉得很舒服,我也觉得很兴奋。当周洋的右脚从 我嘴里刚出来的时候,我丝毫没有得到半分休息的空间。因为很快,周洋的左脚 又一次进入了我的嘴里。
 
  和右脚一样,周洋的左脚现在已经伸进了我的嘴里。没有过大的区别,周洋 玩的还是深喉。刚才已经体验了一次深喉,我现在对深喉表示毫无压力。周洋开 心的用她的左右脚不停的玩弄着我的脸,乳头。我躺在地上,周洋的玉足踩在我 的脸上,我的舌头舔着周洋的脚底。
 
  我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我只知道,在周洋的玉足诱惑下,我的阳具 得到的解放。当然,我射了。
 
  精液从我的阳具射出,射在我的肚子上。我还不愿意停止给周洋舔脚,周洋 也没有停止,她点了一根烟,双脚依然没有离开我的脸。我的脸上满是自己的口 水,因为周洋的玉足上沾满了我的口水。而我的脸,现在就好比是周洋的擦脚帕, 周洋将她脚上的我的口水,全部又在我的脸上擦干净了。
 
  又过了一会儿,周洋的玉足终于离开了我的脸。我对着周洋笑了笑,周洋则 对我说道:「快去洗个澡吧!」
 
  听到周洋的话,我毫不含糊的冲进卫生间洗澡。
 
  洗完澡以后,天也差不多快黑了。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告别了周洋。 
  这是我和周洋一起的第二次调教。每一次调教,周洋总会给我一些新鲜感。 
  也正是因为这些新鲜感,让我慢慢的开始依赖上周洋。我想,如果周洋不是 同性恋的话,我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和周洋在一起。我所谓的在一起,除了一种主 奴关系以外,我还希望会是其他的关系。
 
  不过,这个事情我一直都埋藏在心里,一直也没有对周洋说出来。
 
              第四天致命错误
 
  2009年6月28日,星期天。
 
  又是一个星期天,和前几次不一样。这一次,我星期六没有主动的给周洋短 信。不是因为我对周洋已经没有了兴趣,而是因为我第二天其实还有事情。所以, 我这个星期天并没有打算去找周洋。不过,周洋在星期六晚上主动给我发了短信, 问我第二天有没有时间。我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又一次来到了那个我已经算是比 熟悉的地方,走进周洋的家里,和周洋见面。
 
  和前几次一样,我赶到周洋的家里已经是中午了。很奇怪,也许是周洋每一 次的故意支开何蓉。这是我和周洋的第三次见面了,但是我还是从来没有见过何 蓉。说实话,不是因为周洋不够吸引,只是我似乎真的已经开始对何蓉也有了一 丝丝的好奇。
 
  今天,周洋起来的很早。我来找周洋的时候,周洋正坐在电脑前上网。虽然 周洋所租的房子不大,但是里面该有的都是齐全的。其他的不说,就连电脑都有 2台。当然,我知道一定是周洋和何蓉一人一台。而且,这2台电脑就是笔记本, 看上去都很不错。
 
  周洋看见我来了,并没有主动招呼我。不过,我越来越懂事儿了,这一次我 更是脱光衣服以后就直接躺在了周洋的脚下,然后给周洋舔脚。
 
  不过,这一次让我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我刚准备给周洋舔脚的时候, 忽然我听见了敲门的声音。我以为是何蓉回来了,所以一点儿也不着急。这个时 候,我听见外面似乎有说笑的声音,周洋看了看我,然后问了一句,「谁在敲门?」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女生温柔的声音,「是我,何琳。」
 
  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立刻崩溃。原来不是何蓉,而是何琳。我不知道何琳 是谁,但是我知道何琳一定不是SM同好。我看了看周洋,周洋小声的对我说道: 「赶紧把衣服裤子穿起来。」
 
  我不敢犹豫,立刻将丢在地上的衣服裤子穿好,周洋看见我已经传好了衣服 裤子,立刻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门打开以后,我发现进来的除了何琳还有2个女生。其实,我就连何琳是哪 一位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当这3个女生站在周洋的面前的 时候,我忽然又一次觉得周洋真的是一个男人。
 
  周洋对着她们笑了笑,而她们似乎就像来到自己家里一样,很随意的就坐在 了周洋的床上。这个时候,她们忽然注意到了站在窗户边上的我,然后很是诧异 的问道:「周洋,这个男的是谁?」
 
  周洋对着她们笑了笑,然后很是轻松的说道:「对了,我还没有介绍。这个 是我的小弟,你们叫他小明就好了。他也在这边读书,今天有时间,就来找我玩。」 
  其中一个穿着裙子的女生笑着点了点头,「哦,这样啊!」
 
  后来听周洋介绍,我才知道,原来这个穿着裙子的女生就是何琳。何琳是本 地人,她的身高肯定有170CM以上,因为我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如果我背不 挺直,感觉就还没有她高呢!不过,何琳的身材并不是很好,因为其实何琳长得 挺胖的,看上去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女人,不属于那种娇小型。
 
  另外2个女生比起何琳就要娇小了很多,其中还有一个皮肤黝黑,个子不过 160CM左右的女生居然是来自青海西藏那边的,最扯谈的是,这个女生居然 是个藏族人。不过,她的名字我可记不住,只是听见何琳和周洋称呼她为果果。 
  我想,果果应该是她自己给自己取的昵称。不过,她除了肤色和个子,其他 的方面很完美。特别是她的笑容,总是会给人一种特别阳光,特别温暖的感觉。 
  还有一个女生的名字叫做刘欣,是来自吉林的。这个女生是3个女生之中长 得最好看,身材最好,最有气质的一个女生。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她永远给人 一种特别淑女的气质。还有,因为她是来自东北的,所以在这边总是说着一口流 利的普通话,这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更是让我觉得她特别有文化。
 
  刘欣,果果和何琳,她们3个女生是周洋在这个大学里,除了何蓉以外,最 要好的朋友了。这一次,是我第一次和她们见面,但是从这儿以后,我几乎经常 来找周洋的时候,都会看见何琳,果果和刘欣。
 
  我本以为她们3个人会因为我的存在,所以离开。但是,她们似乎完全忽略 了我的存在,只是自顾自的在周洋的家里玩了起来。周洋是属于那种不会拒绝别 人的人,所以周洋也没有因为我而赶她们走,只是冷落了我,和她们很开心的在 房间里玩了起来。
 
  当然,女人与女人之间根本不会有我感兴趣的游戏。何琳,果果,刘欣和周 洋,她们4个女生在一起除了聊天就是说其他人的八卦。让我在瞬间,有一种快 要晕厥过去的感觉。因为,我本来每个星期和周洋在一起的时间就有限,如今又 被何琳,果果和刘欣她们3个人耽误一下,我这个星期岂不是白来了?
 
  不过,我并没有把我的不满写在脸上。她们4个人既然在聊天,我也自然不 好意思去打扰。于是乎,我竟然一个人玩起了周洋的电脑。
 
  在我玩电脑的时候,我自然也可以听见她们4个人聊天。给我的感觉,何琳, 果果和刘欣就好像是周洋的爱妃,周洋就是和武则天一样的女皇,而何蓉才是真 正的皇后。幸好现在是在现代,如果是在古代,我想周洋一定是一个比男人还受 欢迎的女人。因为她现在,也比很多男人受欢迎。
 
  大学生永远都是大学生,和我这种高中生比起来,大学生的生活明显就要轻 松了很多。其实,我也很羡慕周洋,何琳她们,不过我也不用难受,因为过不了 多长时间,我也会和她们一样,开始读大学。然后到时候,我想我的生活一定会 轻松很多的。
 
  我看了看周洋,周洋无奈的对我耸了耸肩,我当然明白周洋的意思。周洋耸 肩的意思,就是在告诉我,其实她也没有办法,我只能这样一直等着。而我则对 着周洋笑了笑,似乎在告诉周洋,「没事的,最主要的是主子您玩的开心,那样 小明也会很开心的。」
 
  我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过了。我再转过身去看看何琳, 果果和刘欣,她们3个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开始有点儿着急了,因为我最多 7点过就要回家,现在只剩下4个多小时了。如果她们还这样继续待在这里,那 么我今天就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接受周洋的调教了。
 
  就在这个时候,何琳忽然站了起来,我以为她要走了。可谁知,我居然听见 何琳说道:「好无聊,不如我们打牌吧!」
 
  这句话一出,立刻就得到了果果和刘欣的认同,只听见果果说道:「好啊! 
  好久都没有打牌了,以前周洋住寝室的时候,我们还能一起打牌。现在周洋 你离开了寝室一个人搬出来住,我们在寝室里天天除了上网就是睡觉,真是太无 聊了。今天,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赢周洋的钱。」
 
  周洋笑了笑,然后站起身子对着我招了招手。我以为周洋的意思是让我帮她 们下去买扑克,可是并不是这样的,周洋居然和我一起出门了。刚一出门下楼梯 的时候,我就有点儿着急的问周洋,「主子,你那些朋友还要在这里玩多久呢?」 
  周洋很无奈,「不知道,要不你就先回去。她们还指不上要玩多久,你在这 里也没事做。」
 
  我也很无奈,就在楼梯口,我跪在周洋的面前舔了舔周洋的玉足。周洋穿着 人字拖,我连周洋的人字拖也没有脱下,就捧着周洋的玉足舔了起来。周洋对着 我笑了笑,然后说道:「这个镜头,忽然让我想起了以前看的电影。这个画面, 真是太熟悉不过了。」
 
  我也笑了笑,本来我已经想离开。但是看见周洋的样子,我又真心的舍不得 离开。就算是无论自己有多无聊,但是能够看见周洋我就会很开心。所以,我最 后决定,要一直留下来陪着周洋,一直到晚上不得不走的时候再走。这样,我才 能觉得开心。
 
  周洋摸了摸我的头,就像主人抚摸自己的宠物一样。
 
  拿着扑克牌,我和周洋又回到了房间里。我坐在地上,看着周洋。何琳,果 果和刘欣对我的举动根本没有觉得丝毫的奇怪。因为她们几乎都不是本地人,所 以她们玩扑克我根本看不懂。不过,我能陪在周洋身边已经觉得很开心了,所以 我一直都没有觉得无聊。
 
  一直到晚上6点过的样子,何琳她们忽然感觉到了肚子饿,于是出门吃饭了。 
  房间里,重新只剩下我和周洋了。
 
  这个时候,我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虽然我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 只要能够伺候到周洋,就算只有半小时,或者只有10分钟,我也会觉得很开心。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我居然忽然对周洋提出了一个很无理的要求。 
  那就是,我居然希望自己可以舔周洋的阴部。而这个无理的要求,我居然还 向周洋提出来了。
 
  周洋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总之我就是想试 一试这个感觉。
 
  其实,周洋并不是那种很保守的女人。但是,我和周洋认识的时间也不算长, 我想周洋应该不会同意我这个要求的。
 
  果然和我想象中的差不多,周洋拒绝了我的要求。很简单,因为周洋对我说: 「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你这个要求我无法满足你。不过,以后你会有机会的, 因为以后你要伺候我和蓉儿,到时候你不仅可以舔我的,而且还可以舔蓉儿的。」 
  我真是特期待以后的日子。不过,就在那个时候,我居然很莫名其妙的犯了 一个致命的错误。
 
  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神经不对,居然看见天黑了,自己紧张怕没公交,居然起 身要离开。我这一起身把周洋给吓着了,莫名其妙看见我起身的周洋问我,「你 干什么?」
 
  那一刻,我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个M,居然对周洋说道:「我回家去了。」 
  周洋似乎很淡定,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好啊!走了,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我听见周洋的话,立刻才想起来周洋是我的主子。可是,刚才那句话已经说 出口,周洋的这句话也已经说出口。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卖,如果有的话,我 一定会收回刚才的那句话。只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马 上认错。
 
  我立马跪在了周洋的面前,然后不停的磕头承认错误。可谁知,周洋根本不 理会我,只是独自一人睡觉了。我害怕的抱住周洋的玉足,然后哀求道周洋,让 周洋不要抛弃我。可是,不论我怎么哀求,周洋根本就不去理会我。甚至,有的 时候周洋还用她的玉足来踢我,似乎想要刻意的摆脱我。
 
  我当时就傻了,一直求了周洋很久,周洋都没有理我。最后,很晚的时候, 周洋才对我说道:「很晚了,赶紧回去。有什么事儿以后再说。」
 
  明天还要上课,我不得不回家。于是,我离开了周洋的家里。
 
              第五天期末以后
 
  2009年7月15日,星期三。
 
  自从那一次我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以后,我天天在学校给周洋发短信认错,但 是周洋一直都没有回复我一条短信。说实话,我真的很害怕失去周洋。因为毕竟 我和周洋一直关系都很不错,我也不想因为一件小事儿而失去周洋这个很好的主 人。
 
  转眼已经7月份了,我和周洋就像是变成了陌生人,彼此没有了联系。一直 到7月10日的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因为7月10日是我期末考试的最后一 天。中午的时候,周洋忽然回复了我一条短信,里面很简单的一句话,而且还是 一个问句,「怎么样,知道错了?」
 
  我看见周洋的短信,当然是说不出的激动。立刻回复道:「主人,小明知道 错了,以后小明一定会很听主人的话。希望主人可以再给小明一个机会,小明真 的不想离开主人,小明还想好好的伺候主人。真心希望主人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 原谅小明。」
 
  等到我再接到周洋的短信的时候,已经是10号晚上了。短信的内容也很简 单,周洋说:「我期末考试完了,15号回家。」
 
  听到周洋这么一说,我又立刻对周洋说道:「主人,需要小明送您吗?」 
  「你有时间就来吧!」周洋说道。
 
  就算没有时间我也要去啊!这可是我最好的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我当然不 可能要错过这个机会了。
 
  很快就到了7月15日,我一大早就坐车来到了周洋的家里。周洋是晚上7 点的火车,所以我还可以在周洋的家里玩一会儿再和周洋出发。
 
  其实,我今天来找周洋是有2个目的的。其中一个,我自然是来送周洋去火 车站,顺便帮周洋拿拿行李,做做搬运工。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是特意 来接受周洋的惩罚的。因为周洋告诉我,想要让她原谅我,我必须接受她的惩罚。 
  不然,以后她都不想见到我了。我也正是因为自己信誓旦旦的说了愿意接受 任何惩罚,所以今天周洋才会让我来找她的。
 
  走进了周洋的家里,我的心跳立刻加速。周洋冷冷的看着我,让我有一种陌 生感。房间里很空旷,本来应该属于何蓉的东西就已经被何蓉带回家了,现在这 里只有门口放着的箱子里放着周洋的衣物,其他的地方都是空空如也的。我慢慢 的朝周洋走去,周洋坐在床上。我走到周洋的面前,立刻就跪在了地上。
 
  周洋的右手托着我的下巴,然后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0-1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