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02)[作者:anjisuan99]
[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02)[作者:anjisuan9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视频-亚洲AV电影-av天堂网-欧美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5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软弱的哥哥

  我像木乃伊一样趴在地上,耻辱的感觉涌上心头,让我对弟弟之前的遭遇有了深深的共鸣,或者说,这种被两个女生用链子拴住,狗一样被牵着的感觉,要比在擂台上惨败还要羞辱吧。我看着紫色的帆布鞋从我眼前走过,小瑶绕着我的身体转了两圈,我能感受到她的视线在不断地审视着我。

  「嗯,不错嘛,」小瑶的声音响起,「美续很能干呢!」

  的确,美续不光绑得很结实,还很工整,这姑娘应该是很有经验。我这么想着,心里有点发毛,她们之前是不是也这么绑架过别人?该死,今天绝对不该这么大意,谁知道那个看着人畜无害的小姑娘这么生猛。

  我正如此地后悔着的时候,背部被什么重物压住了,呼吸一下子困难了起来。「啊,累死啦。」小瑶发出慵懒的叹气声,「大叔你让我坐一会好嘛。」果然,背部传来的柔软触感就是小瑶的屁股了,她没等我回答,就直接坐在了我的身上。虽说小瑶的确很轻,但胸口多了几十斤的重量还是让我需要用力才能呼吸。
  然后,小瑶居然和美续聊起天来。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一直在说「社团」「部门」一类的话题,应该是学校的无聊事情吧,我把头侧过来用力喘着气,看不到骑在身上的小瑶,只能看到坐在一旁书桌上的美续,她的手里还抓着拴住我的链子。

  大概十分钟过去,我已经被压得气喘吁吁了,不光如此,缠在胸口的链子还硌得我生疼,使嘴里被塞着袜子的我不由得发出「呜呜」的悲鸣——但是正在滔滔不绝的小瑶完全没有理会,倒是一旁安静的听着的美续向我这边看了看。
  美续拽了拽手里的链子,发出桄榔桄榔的金属环碰撞的声音,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转头向着小瑶说:「学姐,步先生好像不是很舒服。」
  小瑶好像这才想起我一样:「啊,因为坐起来很舒服所以都忘了大叔了呢。」说着终于把臀部抬了起来,我畅快的吸了几口气,但还没等这短暂的舒爽结束,小瑶的下一句话就让我吓得一抖。

  「这样好像不是很方便,」小瑶踢了踢我,说道,「来,美续,把他吊起来。」
  吊起来?开什么玩笑。看着美续慢慢走来,我开始惊恐地挣扎着,吊起来我恐怕就再也没有逃走的机会了。我开始往另一边滚动——是的,这是我目前能做的最快速的移动方式——不过刚刚滚了几下,脖子上的铁链就死死勒紧了,美续慢慢拽着手里的链子,像钓鱼收杆一样把我拉回了原地。

  然后她把手里的链子穿进天花板吊着的铁环上,又在我身上忙活了一阵子,看得出这是个专门设置的简单机械——我的天,她们究竟用这个库房做了些什么……

  「嗯,学姐,这样差不多了。」美续微微喘了喘气,对一旁悠闲地看戏的小瑶说,「学姐拉一下试试。」

  不知道一旁的小瑶做了什么,绑在背后的铁链慢慢收紧,缓缓将我吊了起来,我感到浑身的链子都前所未有地勒紧在了身上,一阵被挤压的疼痛席卷全身,我不由得痛苦地呻吟了起来。

  「那个——学姐,他好像很难受,把他放下来吧,我再调节一下……」
  「哎呀,没事啦,」小瑶似乎完全不在意我的叫声,「习惯习惯就好了嘛。」
  「嗷呜——」听见这话,我赶忙发出我所能发出的最悲惨的嚎叫,表示我完全没法习惯。

  「哈哈哈,好好好,」小瑶被我的叫声逗得咯咯笑,我屈辱地低着头,竟然需要这样博得怜悯,我默默要紧了牙关。「大叔叫得这么惨我实在不忍心无动于衷了,美续,你去吧。」说着,小瑶把我放到了地上。

  「步先生稍微忍耐一下——」美续看我这么难受,,走了过来开始调节我身上的捆绑,冰凉的小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身上的疼痛似乎也被安抚了不少下去。「您看这回怎么样,」

  我再次被吊起来,这一次的确舒服了很多,美续温柔地摸着我的背,这样问道。

  我满意地点点头,嘴里哼哼着。

  美续满意地笑了笑:「啊,太好了,这样就可以了吧。」光滑的小手慢慢地摸了摸我的脸颊。我感受着美续的抚摸,虽然很受用,但是总觉得自己被当成小狗一类的宠物了,我有点羞愤地把头偏了过去。

  「好啦好啦,」小瑶的声音传来,「该说正事儿了!」

  正事?对了,我都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莫名其妙就把我吊在了这里。
  小瑶搬来一把椅子,在我面前坐了下来。她翘起二郎腿,紫色帆布鞋的鞋尖正好在我的鼻子前面,我能清晰地看到鞋面上的纹理,感受到对方的体温。我突然想到,今天来还没看到过小瑶的上半身和脸,我努力地抬起头也只能看见两条交叠的大腿。

  自己连对手的脸都没办法看到吗?我这么自卑地想着。

  「嗯——我想想哦——」小瑶在思考着措辞,翘起来的脚在一下下轻轻点着我的脸,我闭起眼睛默默忍受着,「是这样的,今天请大叔过来,是想让你加入我们!」

  加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着实吃了一惊。

  「嗯,简单来说,就是我希望大叔能变成我们的公用财产。就是可以让我们随时使用的物品。怎么样,不错吧,可以每天都和高中美少女互动哟!心动吧?嗯嗯?」小瑶很兴奋地说着,就好像在推销什么商品一样。

  公共财产?随时使用?听起来没把我当个人啊,也许还会变成rbq之类的东西吧,这种故事什么的也不是没听说过。这是绝对不行的!我思索着,再怎么被动,也不能沦落到那个地步啊。

  「大叔,你是不是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啦!」头顶的小瑶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一样,「不会有你想的那么吓人啦,大家会对你很温柔的!」

  对了,她一直在说「我们」「大家」,都是指谁啊?她自己,还有七谷美续,肯定是算进去的,不过听起来好像还有其他人的样子,这可不妙。

  「喔~ 至于都有谁嘛,你见到她们就知道了。都是些很可爱的女孩子,这点大叔你放心。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不行,完全无法信服对方的话。

  林静瑶在我心里的形象,就是无法相信的人。永远是那幅亲切可爱的表情和口气,但是完全没办法猜到她心里真正的想法。她就是这么可怕的敌人——反而七谷美续虽然说话不多,但是总给我安心可靠的感觉。

  不知不觉,我开始依赖起美续了,似乎只有她在这里陪着我,我才有继续反抗下去的勇气,真是奇怪,事情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被小瑶直接地伤害过,明明是美续把我打了个半死,又用脚把我窒息失神,最后反倒对美续产生了信任——虽然是莫名的感觉,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了一些触动。

  小瑶轻轻踢了踢我的鼻子,说道:「哎?大叔?考虑得怎么样,同意吗?」
  同意?现在我被你捆起来吊在这里,毫无反抗之力,早就没办法不同意了吧。我有些困惑。

  「毕竟真的要大叔的同意才可以呢,既然是公共财产,就不能一直把你拴起来啦,毕竟可能大家的需求都不一样呢。大叔你要真的心甘情愿才好,呐呐,如果同意的话,就用脸蹭蹭我的鞋底。来吧。」

  我抬眼看了看,小瑶把脚勾了起来,帆布鞋底对着我的脸,粗糙的纹路和其中的沙砾灰尘清晰可见。

  不可能的,我心里盘算,本来就不想屈服,小瑶又给了我拖延时间的机会,我当然要拿出点骨气来。于是,我冷哼了一声——虽然嘴里塞着异物,这声冷哼听起来有点滑稽——把头转到一边,以示轻蔑。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有点像被敌军俘虏宁死不屈的烈士,有点帅气。

  「哇,大叔好帅,这个甩头。」好像为了附和我的想法一样,小瑶说着,「果然是比我们年长很多的成年人,之前那几个同年级的,是不是被打了一顿就马上投降了嘛?」最后一句是朝着旁边一直默默等待的美续说的。

  天呐,她们果然已经这么对付过不止我一个人了。

  「啊?啊——是的,学姐。」美续刚刚应该是在愣神,突然被问话有点慌张。
  「对嘛,不过这才是我喜欢的大叔嘛。想方设法把你请过来,果然没让人家失望!」

  喜欢?你这他妈叫喜欢吗?

  「所以就更要努力让大叔加入我们啦!」小瑶自顾自下定了决心的样子,「不过啊,大叔既然住在我们这里,就不能白白享受,还是要找些工作的,让你做什么好呢……」

  住在这里?她们想把我关多久?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坏的结果,就是被长时间囚禁在这个阴森的库房。没办法预测我会在这受到什么样的待遇。想着这些,我恐惧地挣扎了起来。

  砰——!

  「喔——!!!!」我被塞住的嘴发出撕心裂肺的……呻吟。小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侧面,狠狠一脚踢到了我的肚子上,被吊起的我直接在空中荡了几下,铁链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回荡。我觉得胃液已经被这一脚踢到了嗓子眼,但是又被堵在嘴里的袜子顶住,挡了回去。我的身体竭尽全力地试图蜷缩起来,但这只是让铁链在我身上勒得更紧了。

  「大叔不要淘气!」小瑶对我说着——砰——!

  在我的身体荡回来的那一刻,小瑶又踢了一脚,还是瞄准了我的腹部。
  我发出了干呕的声音,眼睛趟出了泪水。

  「怎么样,大叔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踢吧?这个滋味如何?」小瑶洋洋得意地看着我挣扎的样子,「你弟弟可是很喜欢呢,他当时可以喜欢的痛哭流涕哎。和大叔的反应差不多。只是大叔怎么才两下就这个样子了,这么脆弱的身体可是很难胜任我要给你的工作呢。」

  听着头顶小瑶轻松愉快地讲述着弟弟的悲惨遭遇,我怒火中烧,但我不是阿凯,我知道自己现在再怎么胡闹也只会挨更多的打,我一动不动地品尝着这份屈辱。

  可能是小瑶欣赏够了我的可怜模样,短暂的沉默过后她说出了我的「职位」。
  「大叔在考虑我的请求的这段时间,就先充当我们的沙袋吧,这个好像是最简单的工作呢,毕竟一直吊在这里就好啦……」小瑶大概觉得自己想出了绝妙的点子,高声朝美续问道,「怎么样?美续妹妹,我是不是很聪明!」

  美续沉默了一下,轻轻地说:「嗯,是的,学姐的想法很实际呢。」我能感受到美续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许久没有移开。

  不过沙袋的这个提议,在我刚刚品尝过小瑶的踢击之后,让我跌入了恐惧的深渊。那样的踢打经历一次就足够了。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再尝一次——还有美续的拳头,甚至比小瑶的腿还要厉害。

  我害怕地努力发出抗议,这声音类似杀猪一样的惨嚎。浑身被捆着,做着徒劳挣扎的我,此刻的确像一头待宰的猪。

  不行!沙袋绝对不可以!不能再打了!我呼喊着,这是要出人命的,我会死的啊!来人啊,救命啊!

  但是话语到了嘴边,就被嘴里的袜子变成了无意义的嚎叫。

  「哇,大叔好像很激动呢,是不是很期待啊,没事,到时候会把你竖着吊起来的,这样你就可以欣赏高中女生的身体了呐,真是便宜你啦!」小瑶看着疯狂的挣扎,丝毫不理会我带着哭腔的呼喊,笑着说,「嗯,从今天算起,你的试用期就正式开始咯,一个月之后我会再来询问你的答复的,怎么样,时间足够久了吧,大叔本来就是很聪明的人,肯定会想明白的!」

  一个月!?我发出更悲惨的嚎叫,扭动的身体带动身上的铁链发出巨大的响声,如果真的是沙袋的话,我能不能活过这个月还难说啊!

  「好啦,美续,这里先交给你了,我先走啦,马上就要到开直播的时间了。」小瑶完全无视的动静,离开了库房,「对了,给他换一只袜子吧,或者多塞一个,总感觉这一个都快被他吃掉了。」

  随着咣的关门声,我知道小瑶已经离开了这里。

  我又徒劳地挣扎了一会,才慢慢停下。刚才的运动消耗了我大部分体力,我瘫软在铁链的束缚中,疲惫地喘着粗气。

  然后,我的嘴巴被美续手掐住,一团柔软的布料塞进了我的嘴里。原本嘴里就已经塞着一只袜子,现在被顶到了嗓子眼。我剧烈地干呕起来。

  但是还没等我呕几声,美续的拳头就锤在了我的后背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我喉头一热,不知道咳了什么出来——这就开始了吗?我绝望地想着,估计又像刚刚那样,要把我打昏过去才能停止吧。

  我焦急地摇着头,向她求饶。

  不过美续却摸了摸我的头,轻声地说:「现在好了吧,不会再呛到了吧。」
  确实,我刚刚一咳,把嗓子眼的袜子顶出来了一些,现在喉咙除了有胃酸的辣味和血腥味以外,确实不会再想干呕了,原来美续是在帮我——可这手段也太狠了吧!

  新塞进来的袜子带着很强烈的美续那特殊的气味,似乎闻一闻就会让身上的伤痛减轻许多,我贪婪地吸取着这美妙的气息,美续在一边看着我的丑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真的——有这么好闻吗?」

  我厚着脸皮地点点头。

  美续轻轻笑了:「那好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到晚饭的时间了。」说完,就穿好鞋子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看得出来心情不错。

  库房中,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吊在那里。我嘴里含着袜子,心里思考着它的主人——美续一直以来对我的态度,很难确定她是单纯地待人友善还是出于怜悯,但是她的确在有意地对我好。可能刚刚高中一年级的小女孩并不像小瑶那样喜欢肆意妄为,说不定我可以利用她的这个特点,找到逃出去的办法。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想到这里,我原本快要绝望的内心照进了一丝光明。

  这一丝光明,在美续也离开后不久就全部消失了。我第一次发现被吊着是这么痛苦的事情,由于两条胳膊被强行绑在背后,整个人还被面朝下地吊在半空,我很快就发现无论是腰、腿还是胳膊都开始强烈地疼痛。

  想到整整一夜我都要以这种姿态度过,我的内心就充满了绝望,我努力地扭动身体,试图换一个姿势来缓解局部充血带来的麻木以及长时间受力的肌肉的胀痛,但是换来的也只是在半空微微地晃动几下罢了。

  逐渐地,每一分一秒都变成了折磨。每一分一秒我都需要用全部的勇气去面对。夏天的夜晚依然炎热,我看着自己的汗水从脑门上滴落,自己连现在几点、还有多久天亮都不知道,看不见结尾的折磨让我陷入了恐慌。

  说实话,这种被搁置在这里受到的缓慢而不间断的折磨,远远比白天所受到的殴打还要痛苦百倍。

  美续,你在哪里……我第一次这么希望她会回来。但四周只有静静躺在货架上的陈旧杂物,渐渐地,我也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灵魂,成为了这些废物中的一员。我痛苦地在黑暗中哀鸣着,乞求时间快些过去。

  在昏迷和清醒交替出现之间,我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终于来了,我立刻清醒了过来,听着脚步声传来,我激动地差点哭了出来。

  「快放我下来——」我虚弱地喊道,「我不行了,求你……」

  我相信如果来的是七谷美续的话,肯定会放我下来的,我对她自认为有了一定的了解;但如果是小瑶的话——「哇哦,大叔居然起的这么早哦。」这种语气,这个清脆的音色,无疑是小瑶。她似乎没有听见我的乞求,自顾自地说着:「我今天为了来送早餐,可是特意起了大早呢。你看,我对你好不好?」

  「好——」我有气无力地回答着,「那个……小瑶——能不能把我先放下来,我快不行了……」

  「嗯嗯?你声音好像有点小,你刚刚说什么了啦。」小瑶把书包随手放在了地上,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塑料袋。

  我焦急地说着:「我说你能不能把我放下来!我就快——」

  我话说到一半就没法继续下去了,因为小瑶拿着早餐坐在了我的后背上,早就疲惫不堪的身体没办法支撑这个女孩子的重量,我觉得我的脊椎快被压断了。我大张着嘴,试图发出声音,但是胸腔被铁链勒得难以呼吸,更别说说话了。
  「就快怎么了嘛?」小瑶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没事的,你先别急,等我吃好早餐哦,今天上午我都来陪大叔呢。话说大叔好像可以做个很称职的椅子,或许当成秋千也可以——」

  听到这我吓得半死,心里大喊着,不要啊,停下。

  「哈哈哈哈,我只是说说啦,大叔怕得浑身都在抖哎!」小瑶的早餐应该吃得很慢,还时不时来和我聊天——当然,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在小瑶的屁股下面度日如年。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意识已经开始不清晰的时候,来自背上的压力终于消失了。小瑶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嗯,那接下来该大叔吃饭咯。」说着,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食盆,鲜艳的黄色,上面画着卡通的骨头——分明是个拿来给狗吃饭的东西!

  我心里涌起一阵不妙的预感。

  小瑶把吃剩的早餐倒在了盘子里——当我刚刚产生「就叫我吃剩的」的感叹时,她一脚踩进了盘子中——今天她应该还是昨天的装扮,我记得这双紫色的帆布鞋和彩色的短袜——「吃吧,饿了吧。」小瑶说着,把盘子踢到了我的面前,里面的食物已经被踩成乱七八糟的一团东西了。

  「喔——你好像够不到哎,我给忘了都。」

  终于要把我放下来了吗?小瑶万岁!大恩大德永世难忘!我心里现在只剩下欢喜。但就在我的身体只剩大概十厘米的高度就能触碰到地面的时候,小瑶停止了拉动滑轮,我停在了那里,梦寐以求的地面就近在咫尺,我却无能能为力。
  「这样差不多可以了吧。」

  「小瑶——我想——」话说到一半,我就被踩进了食盆之中。小瑶踩着我的头用力的碾了碾,「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你妈妈没教过你嘛?」说着,用使劲往下踩了踩,铁链和小瑶的脚把我的头夹在中间,我一时无法呼吸。

  迫于无奈,我狼狈地用舌头和嘴舔光了食盆里的食物——这不就是狗的吃法么?我愤怒地想着。「表现不错,」小瑶松开了踩在头上的脚,我还在因为喉咙被勒着呛到了食物剧烈地咳嗽着,「对了,你刚刚一直在说什么呢?」

  我的头抵在食盆之中喘着粗气,费力地说道:「放我——下来——」

  「哇哦,大叔,你是在求我吗?」紫色的鞋子出现在视野里,小瑶蹲了下来——但我仍旧看不到她的脸。

  「求你了——放我下来吧,我真的要不行了——」我这辈子都没发出过这么诚恳的请求了,而且现在狼狈的样子肯定又让我情真意切了许多。

  小瑶伸出了一只手,掐了掐我的脸,俯下身子来,发丝轻轻扫动着我的脖颈,有种痒痒的感觉,她把嘴唇凑到了我的耳边,小声地耳语着:「大叔,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告诉我,对手想要giveup的话,千万不要答应呢,是不是呀?」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我那时候多么后悔说了那句话,或许就是这句话毁掉了我的弟弟,此刻也正在毁掉我自己——都被那个当时清纯可爱的女孩子毁掉了。
  悲从中来,我并没有阿凯那样的执着和狂热,我的屈服来得比我想象得快太多了。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结束身体的这么,为了它我可以付出一切。真是没骨气的人。我悲哀的自嘲。我甚至没办法从这个女高中生的手里坚持过一天。
  既然如此,那么——「我答应你!」我自暴自弃地宣告。

  「咦?答应我什么呀?」小瑶仍然在我耳边轻语着,似乎轻轻笑了笑。
  「你的要求——公有物什么的——我全都答应了——」我闭起眼睛说。
  好吧,就这样吧。什么复仇,什么坚持,都结束了。你赢了,林静瑶。我悲哀地说着这番话。

  但耳边的声音却轻叹了一口气,「唉。我刚刚说过了嘛——你现在求饶,也是没用的哟。」

  什么?难道就连这也算吗?我震惊了,如果连彻底投降都会被拒绝,那也就意味着——「嘻嘻,是的,不到一个月的话,我是不会接受大叔的投降的呢。」小瑶欢快地宣判着我的刑期,又轻轻吻了我的耳朵一下便站了起来,「那我先走啦~ 拜拜~ 」我看着小瑶两条洁白的小腿走向门口。

  「不——!求你了,我放弃了——」我歇斯底里地叫着,目送她的倩影消失在门口。她甚至都没回头看我一眼。一个月,我无法想象我还能被吊在这里坚持到明天,一个月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太难以想象、太恐怖了。

  我再次变成了被丢弃在这里的废物。泪水夺眶而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0-17更新.